130多年了,这是中国国象离“棋王”最近的一次

向来低调的国际象棋项目,日前成了体坛热点。原因是正在进行的2017年国际象棋世界杯,中国面孔首度闯入决赛。中国“国象一哥”丁立人,与亚美尼亚头号棋手阿罗尼扬在决赛相逢,决赛慢棋首局两位棋手握手言和。目前,双方正展开决赛慢棋第2局的较量。

许多对国际象棋不太了解的网友,还以为中国要争夺世界冠军了,其实不然——虽然该赛事名为“世界杯”,但“世界杯冠军”离“世界冠军”还差得老远。在不少圈内人士看来,这场世界杯决赛的结果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最重要的是,世界国际象棋冠军赛已经存在130多年,“老外”也当了130多年的“棋王”。今天,是中国人离“棋王”最近的一次。

 

要挑战棋王,还得战胜7个顶尖高手

 

丁立人闯入决赛本身是中国国际象棋里程碑式的突破——根据国际棋联的相关规则,获得决赛席位,丁立人就等于拿到了世界冠军候选人赛的参赛资格,这在中国男子国象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 

这一方面证明了国象世界冠军含金量之高。某种程度上说,国象就和职业拳击一样,拳王不是谁想挑战就能挑战的,先要争取到挑战的资格。据了解,每两年举办一次的世界冠军候选人赛,就是选拔挑战者的唯一机会。8名世界顶尖高手作为候选人,进行双循环14轮比赛,最终唯一的胜出者,才能参加世界国际象棋冠军赛,向现任世界冠军发起挑战。挑战成功,棋王的称号就归他了。当然,“任期”只有两年,两年后,又会有新的挑战者。

 

现任世界冠军挪威人卡尔森。

8名候选人是这样产生的:世界杯的前两名,等级分排名前两位,世界大奖赛的前两名,上届世界国际象棋冠军赛的亚军,加组织方指定棋手(有一定等级分要求)。

另一方面,也客观反映了中国男子国象,在过去很长时间里“团体强、个人弱”的特点。过去十多年,中国男子国象脚踏实地、厚积薄发,具备世界一流水准的棋手逐个冒头,集团军优势显现——2014年,中国国际象棋男队在挪威举行的第41届国际象棋奥林匹克团体赛上,以不败战绩首次在世界大赛上获得世界团体冠军称号,打破了欧美人87年的垄断。

倪华带领中国国象男队创造历史。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男子国象始终缺少超一流棋手,一旦单兵作战,鲜有亮眼表现。冲击棋王宝座,始终停留在遥远的目标层面。

1992年出生的浙江小伙儿丁立人,改变了国象这一尴尬局面。“他是目前中国男子国象的领军人物,也是中国唯一的超一流棋手。”前中国国象男队队长倪华在接受上观新闻采访时表示,丁立人在此次世界杯创造历史绝非“爆冷”,虽然他的等级分世界排名为第11位,但在倪华看来,“小丁已经是世界前五的水平”。

在今年6月26日于俄罗斯落幕的国际象棋世界团体锦标赛中,中国男队成功卫冕。图为男队队员丁立人(前)抵达首都国际机场。

 

中国国象队总教练叶江川也认为,丁立人是目前最有希望为中国去冲击棋王的棋手。在他看来,要到达棋王的层次,必须有独特的理解和过人的天赋。过去中国男子国象一直欠缺有深度、有震撼力的棋手,那样的棋手可遇不可求,“如今小丁越来越有样子了。” 

明年的候选人赛上,所有人都期待小丁能战胜其他7位顶尖高手,并最终击败最后的“大BOSS”荣登王位。但这谈何容易!

就算真能杀出一条血路闯入世界冠军赛,小丁的对手也将是有“棋坛莫扎特”之称的挪威人卡尔森。2012年12月,22岁的卡尔森就打破加里·卡斯帕罗夫保持了12年的最高等级分纪录;2013年11月在世界国际象棋冠军赛中挑战维斯瓦纳坦·阿南德并获胜,成为历史上第16位无争议国际象棋棋王,并分别在2014年11月与2016年11月两次成功卫冕。棋王的宝座一坐就是6年,岂是说下来就下来的。

棋王卡尔森。

 

小丁的崛起,靠自己也靠大环境

5岁时拿到全国6岁组冠军;9岁夺得全国锦标赛10岁以下组冠军;从9岁到17岁,他拿到李成智杯所有年龄组的冠军;17岁,丁立人成功晋升国际特级大师,22岁率领中国队夺得历史上首个奥赛冠军……小丁的天赋的确是他迈向成功的金钥匙。然而,若是没有好的土壤,再好的种子也难以开花。小丁的崛起,也归功于中国国象如今所处的大好环境。

男女队相互促进的模式,以及优越的训练比赛条件,都让所有棋手能够安心静心地下棋。

当年,中国棋院院长陈祖德提出中国国象“四步走”战略。以女棋手为突破口,叶江川、徐俊等名将甘当“幕后英雄”,“男帮女”在国象队蔚然成风。中国女子国象也因此拥有了谢军、诸宸、许昱华、侯逸凡和谭中怡五位世界“棋后”,侯逸凡、居文君、谭中怡、赵雪、雷挺婕等实力不俗的中国女棋手也在棋坛形成不可忽视的集团优势。形成集团优势的女队也成了男队效仿的对象,男团历史性的夺冠,女队功不可没。

许昱华,谢军,诸宸(从左至右)

 

走出国门多参赛,也被叶江川视为男子国象崛起的一大原因。“我们那一代棋手,即使下到顶尖水平,可能每两年才能轮一次出国比赛,基本只能在内部进行对抗。如今这批棋手,一年可以下10—20场高水平国际比赛,像丁立人都能和卡尔森共训,极大地磨练了棋艺。”

男棋手的崛起,与国内联赛所创造的锻炼机会也息息相关。相比以往,“90后”棋手成才更早,十四五岁就能成为特级大师。联赛不固定台次的赛制,为青少年棋手提供了“快速成长通道”。余泱漪说,他在11岁时就能和顶尖高手过招,国内各类赛事的增多,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实战机会。

在叶江川时代,训练还停留在“手抄本”状态,如今电脑软件的辅助发挥着巨大作用。挪威这个“国象荒漠“能出现棋王卡尔森,就是最好的例证。叶江川感慨,“新一代棋手依靠强大的数据库准备布局,分析变化,训练环境和条件已不可同日而语。”

在如此优越的环境下,中国国象制定的“四步走”目标已经实现了三个(即取得女子个人世界冠军、女子团体世界冠军、男子团体世界冠军),仅差男子个人世界冠军这最后一步,而已经迈入决赛大门的丁立人,无疑燃起了所有国象人的希望。

来源地址:130多年了,这是中国国象离“棋王”最近的一次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