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光看GDP,读懂中国经济增长怎样影响“全球小伙伴”

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6年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纵向比较,上半年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6.7%的GDP增速,对中国来说是稳的,然而放在全球经济的大格局下,中国当前增长速度,意味着什么,给世界究竟带来哪些影响?对此,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在参加复旦大学“2016中国宏观经济论坛”时进行了深度分析。

 

中国转型,邻居搭车

 

当前,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并且从2001年开始就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单国经济贡献国。但2008年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发展在减速,中国经济也面临着减速与转型,与此同时,众多发展中国家也迈开了对中国的追赶步伐。

 

数据显示,从去年开始,印度已经是世界上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大国,相关机构估计,印度在今后十年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将是大概率事件。此外,越南和孟加拉国的追赶势头也非常迅猛。例如,韩国虽然在中国的投资规模保持不变,但是却一直在越南追加投资。据悉,韩国三星目前在越南已有三家工厂,生产产品涵盖了智能手机、洗衣机等大部分产品线,并且从今年7月开始,三星在越南的第四家工厂也将开始投入生产。

 

“越南已像中国上世纪80年代一样在抓紧改革开放,并由于其成本的比较优势,现在吸引外资的势头非常猛烈。孟加拉国也在其追赶的过程中已逐渐承接了中国的纺织业,目前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纺织品出口国。”魏尚进说。

 

纺织业虽然在中国已是夕阳产业,但并非已对中国制造业发展失去了拉动和促进作用。魏尚进指出,过去几十年里,中国纺织业高速发展,培育了很多和纺织业相关的上游企业,可以生产比较不错的纺织产品机器和设备等,其他国家纺织业的发展将会给中国纺织业上游企业带来很多机会。“但是能不能用好这些机会,则要取决于国内相关企业老总的眼光、能力和魄力。”

 

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是负面的,但魏尚进认为,实际上有很多国家在中国经济转型中是受益的,例如越南和孟加拉很典型,由于中国转变退出一些行业,以及在产业结构上的转变,三产比例越来越高,这些都给一些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机会。

 

“现在亚洲增长最快国家,包括一些岛国,如马尔代夫的两大快速增长原因都与中国有关。”魏尚进说。

 

相关数据显示,亚洲其他发展国家近几年来自中国的旅游者数量猛增,此外这些国家同时是燃料、食品的进口国,而中国在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此,很多国家高速发展实际上是和中国的转型和增长模式转变非常有关。”

 

“中国在发展基础设施的过程当中也给其他发展中国家带来了好处,并且促进了其他发展中国家增长速度的提高。”魏尚进解释,建设基础设施的设备以前都由西方发达国家垄断,造价高昂,但中国为了加快建设,由自己研制除了成本低、质量好的机器来建设基础设施,并且还大量出口给其他国家,从而加速了他国的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冲击,没那么夸张

 

当前,美国正在进行大选,在竞选的过程中,美国的政治之星都把很多美国的国内经济问题归结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并称之为“China Shock(中国冲击)”。

 

中国加入WTO以后出口增长实现了三年半翻一番,迅速从世界20-30位的出口过上升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美国经济学家研究认为,若把美国分成两三百个小经济体,则那些区域经济结构与从中国进口结构高度吻合的地方失业率就高,因此得出中国经济崛起和美国不同地区不同程度的失业率和失业率持久程度有关。

 

魏尚进对美国经济学家的研究成果表示不认同。他认为,美国在中国加入WTO以后出现失业与其本国劳动力改革不完全有关。

 

“中国加入WTO,其实我国比较弱的行业也会受到强烈的冲击,但是中国的这些行业并没有出现大量的失业,这是为什么?”魏尚进解释,这是因为中国在加入WTO以后对各种各样的产品和部分要素市场进行了改革,就有了抵御国外产品冲击的能力。并且,这种改革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国的民营企业,使中国国内民营企业的数量在一段时间内实现数量大大超过外资企业。

 

“UP”是中国最关键的“箭头”

 

从上世纪80年代到2011年,中国经济经历了高速增长时代,很多研究表明,改革和相对廉价的劳动力成本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两大重要源泉。但三十年过去,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已从全世界200多位上升到60多位,超过了大多数亚洲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成本的比较优势已消失。

 

“所以,到今天,中国一定要转变自己的比较优势。”魏尚进指出,对中国企业来说,转变比较优势可以从“Down、Up、Out、In”四个方面来进行。

 

“Down”就是“关门”,即处于夕阳行业的企业要考虑尽早退出。

 

“Up”是“创新和提升”,让企业走向行业上游技术更复杂的的产业,“例如在纺织业,我国不要去跟孟加拉国竞争,而要跟法国工厂竞争,让自己一匹布和一件衣服能卖更高的价格,这才是我国惬意的方向。”

 

“Out”是“海外投资”,中国企业要学会进行全球重新布局。

 

“In”即“内迁”,中国地区间的发展水平非常不平均,沿海成本高地区的企业可以向中西部地区迁移,从而获得更长时间的转型缓冲期。

 

“这其中,‘Up’是最关键的方式。”魏尚进表示,“我们必须关注中国企业能不能成功创新,从而走出劳动力成本上升的瓶颈想高收入水平迈进。”

 

华为们能否代表中国未来

 

中国当前最具代表性的创新型企业是华为,其年度专利申请数已超过苹果、谷歌和思科。“我们要思考,华为是个案还是代表了中国一部分企业。”魏尚进指出,“华为们能否代表中国的未来?”

 

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显示,中国近年来专利申请增长速度快速增加,在2000年至2014年间,中国的专利申请数量增长了57倍,其年增长率远超中国GDP的增长率,并且在2011年成为世界上年申请专利最多的国家。

 

专利申请数量多是不是就成为了专利大国?一直以来,业界观点都认为中国的专利申请只有数量没有质量,事实真的如此?魏尚进根据其研究成果指出:“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清楚三个内容,即中国申请专利是否比其他国家容易,中国的专利质量是否真的很差,中国专利申请数量上升是否是由于政府的大量补贴。”

 

魏尚进表示,经过研究,中国专利申请难度和标准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并没有更加容易,虽然之前,中国专利数量由低质量主导,但在现在已不是了。根据数据,中国低质量专利的比例情况并不比其他国家高。

 

那中国专利申请数量是否因为政府的大量补贴?魏尚进指出,研究表明,中国发明创造的主题是民企,但中国专利补贴大多流向了国企,虽然这种现象一定程度上表明了补贴资源错配,但也说明,中国专利数量急速上升并不是因为补贴过大。

 

“另外,比较出口企业时会看到,出口企业的发明创造数量要比非出口企业大很多,创新活动更活跃。”魏尚进说。

 

“平均劳动力成本上升会促使中国企业增加创新方面的投资。”魏尚进指出,“但这不能光靠企业,还需要政府进行改革,让政府能通过资源配置使财政补贴能够真正流向想通过创新进行转型发展的企业,中国才会出现更多有质量的创新成果。”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周寅杰

来源地址:不要光看GDP,读懂中国经济增长怎样影响“全球小伙伴”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