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上海供给侧改革 | 从iPhone依赖症看去产能之路

上海制造和iPhone(苹果手机)有什么关系?

 

外界的印象中,很难把两者挂起钩来。不过来自统计部门的调查显示,作为上海工业六大重点行业之一的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它的起伏波动周期,和每一代iPhone上市关系密切。

 

去年9月iPhone6S上市,在大量备货需求带动下,前三季度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产值逆势增长;但到了第四季度,上市初期热情褪去,订单下滑,部分生产线外迁,导致全年该行业产值仍为同比负增长。统计部门分析,今年iPhone7上市,预计还将出现类似的行业波动。

 

iPhone是风靡世界的商品,但为何这样一件商品,会对上海制造产生显著的影响?分析这一案例,可以从一个侧面,观察上海产业结构中的深层次问题,也引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在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上海怎么去产能?

 

上海需要去产能吗

 

产能问题,是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焦点之一。上海是不是存在产能过剩矛盾?

 

有观点认为,上海比全国率先进入经济新常态,结构调整早已进行,相比全国其他不少省市,如今去产能的压力并不大。

 

从总体经济结构看,确实如此。去年,上海第三产业占比高达67.8%,服务业增速和占比连续多年超过制造业,成为上海经济发展的支柱。但如果转换视角,深入具体的各个行业观察,可以看到不论服务业和制造业,上海的无效、低效供给的规模依然不可轻视,有效供给和高端供给还是相对不足。尤其是一些低效的供给,尽管在短期内仍贡献着GDP和税收,但它们挤压了有效供给的空间,减缓了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

 

iPhone代工是一个典型。iPhone似乎是高端的代名词,对于不少企业来说,能接到iPhone的订单、能成为海外大牌的供应商,是荣誉和竞争力的体现。但如果是简单的代工厂,而且对此形成依赖,对上海制造品质和附加值的提升有多大价值,需要打个问号。

 

直面结构性矛盾

 

iPhone代工适不适合上海,理论分析并不容易,然而市场已经给出了初步回答。

 

统计调查显示,虽然iPhone上市仍在引起上海相关制造业的波动,但近年来其影响在减小。一大原因是相关企业受成本影响,逐渐向其他省市转移。客观上,在摆脱“iPhone依赖症”的过程中,由于旧产能转移,新兴产能还未成熟,上海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感受到了“阵痛”的冲击。

 

业内专家认为,摆脱“iPhone依赖症”,是“市场出清”的结果,短期内对经济增长或有一定影响,但大可不必为此忧虑,一方面这些企业上海想留也留不住,另一方面这样的产能转移,优化了产业结构,腾出了更多空间。从心理上讲,“iPhone依赖症”越顽固,也会降低对其他新产业和新技术关注程度。

 

上海的制造业并不是以“海外大牌代工”闻名,但在一些具体的产业领域,类似“iPhone依赖症”的现象或多或少存在。这些依赖症的产生,有各种原因,比如国企的历史包袱、短期利益驱动下的招商引资等等,但根本原因可以归结为一条——过去扩张式高速发展,积累沉淀下来的结构性矛盾。和全国相比,上海的这些结构矛盾,总量上并不突出,但对于上海制造整体转型、迈向高端,却也是负担。

 

上海去产能的任务并不轻松,“iPhone依赖症”可以靠“市场出清”,但有些产业受种种复杂因素制约,退出之路有重重阻碍。整个“十二五”期间,上海顶住工业下行压力,仍然实施结构调整4208项,腾出土地8.8万亩,调整落后产能产值1086亿元,节约标煤435万吨,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单位增加值能耗累计下降22.9%。

 

上海经济和信息化委介绍,目前上海已实现铁合金、平板玻璃生产、电解铝、皮革鞣制等整行业退出,行业性专项还调整了不符合要求的铅蓄电池、砖瓦企业,小化工、水泥、纺织印染、四大工艺等行业数量明显压缩。

 

边界约束下的现实路径

 

面对未来,上海土地、资源、环境容量等总量约束日益趋紧,上海的工业必须在边界约束下,考虑未来发展。因此,提高资源使用效率是上海工业的唯一选择,去产能的现实路径,也需要围绕这一目标展开。

 

早在2014年,上海就率先出台全国首份《上海产业结构调整负面清单及能效指南》,并编制《上海市部分行业限制类、淘汰类生产工艺、装备和产品指导目录》,重点指向“压和减”,配合差别化电价政策,以约束性指标和市场化手段引导、倒逼企业加快调整。

 

比如在第一批《指导目录》中,选定钢铁、化工、有色、建材、机械(含锻造、铸造、热处理、电镀工艺)等5个本市重点调整行业。针对钢铁行业,上海对年产60万吨及以下板材和25万吨及以下线材不锈钢冶炼装置等列入淘汰目录,实施差别电价后,小钢铁企业淘汰、调整、转型周期在半年至1年之间,累计完成近100家小型零星钢铁企业的调整。

 

此后,又加快对纺织、轻工、医药、电力等行业的第二批限制类、淘汰类指导目录进行编制,并发布产业结构调整负面清单及能效指南(2015版),通过多策并举,淘汰落后产能。

 

在经济下行压力渐大形势下,推进供给侧改革的艰巨性不容忽视。日前举行的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年度工作会议上传出消息,按照中央“三去一降一补”要求,今年上海将推进“1350”计划,即十三五期间聚焦50个重点区域,落实专项调整路线图及年度实施计划,计划年内完成产业结构调整1000项。

 

当下,经济潜在性下降趋势依然存在,稳增长压力不可小觑。有一种声音很有市场,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目前该调整的产能是不是可以缓一缓、放一放?长痛不如短痛,窗口期存在与开合不会如你所愿,只有抓住稍纵即逝的机遇,现在调足退够,未来才能衔枚疾行。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编辑邮箱:liukun0905@sina.com)

来源地址:聚焦上海供给侧改革 | 从iPhone依赖症看去产能之路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