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女“私奔”22年终愿回家,父女生物信息竟不匹配?沪警方助一家三代节前团聚

1995年一天清晨,14岁的女儿吴英追随恋人离家“私奔”,从此再无音信。22年,青丝熬成了白发,家住青浦的吴兴夫妇始终没有停下寻找女儿的脚步。

 

2016年夏天,一个来自安徽的电话,牵起了这段失散多年的亲情。当地警方在人口普查中发现吴英的户籍信息异常,询问下,她才道出自己户籍在上海,报出了父母名字和埋藏记忆中多年的住址。

 

接到电话后,青浦公安分局香花桥派出所民警夏倩心头一震:这应该就是当年报失踪的小女孩。两地警方按程序对父女俩的生物信息进行比对。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第一次的比对结果竟显示不匹配。“所有信息指向她就是当年报失踪的吴英,里面一定有什么环节错了。”夏倩不愿放弃,远赴安徽再次采集生物信息进行比对。经过二次比对,最终确认了父女俩的血缘关系。

 

在民警的帮助下,去年12月,吴英终于回家了。22年的寻找和牵挂,一家人都期盼着今年除夕阖家团圆的年夜饭。

 

14岁少女“私奔”离家22年

 

“我女儿不见了,可能被租在我家的人‘拐跑了’。”1995年的一天,吴兴夫妇遍寻女儿下落未果,一同失踪的还有租住在他家的一名男租客,焦急地跑到派出所向公安机关寻求帮助。他怀疑,女儿吴英在跟租客“谈对象”,跟着租客私奔去了。

 

接到报案后,青浦公安机关进行了详细调查。经过多日的寻找和排查,警方初步排除吴英被拐卖的可能性。受制于当时的技术条件,只能靠民警和家人四处奔走寻找,但并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失联一段时间后,警方按程序把吴英列为失踪人口。

 

吴兴夫妇寻找女儿的脚步并没有就此停下。除了报警和四处打听外,每隔一段时间他就在报纸上登女儿吴英的寻人启事,希望女儿或其他知情人能看到。但因为没有女儿的照片,寻人变得更加困难。

 

几百公里以外,安徽省芜湖市无为县乡下,吴英果然跟着恋人——租住在她家的租客——“私奔”到了他的老家。两人共同生活,并于1996年生下女儿。由于提供不了合法的身份证明,吴英与“丈夫”未能登记结婚,只是在一起过日子。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全靠“丈夫”在外务工的收入。2008年,吴英又跟“丈夫”生下一个儿子。

 

四口之家的生活说不上富足,但也算安稳。直到2011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这份平静:吴英“丈夫”辛苦攒下的1.4万余元积蓄在家中被盗,一年的辛苦全白费了。受到沉重打击的“丈夫”,精神出现异常,无法外出务工,也离不了吴英的贴身看护。一个女人,不仅要照顾一双年幼的子女,还要看护精神异常的“丈夫”。一家人也没有生活来源,只能在亲戚朋友的接济下过日子。这其中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即便这时,吴英还是不愿回青浦的家,也没有设法联系父母跟她们求助。事后她坦诚,自己怕父母责怪她当年的不辞而别,更怕看到父母眼中流露出的担忧和疼惜:“我一下也说不清楚这种感觉。”

 

吴英在安徽芜湖的家。

 

两次比对寻回失散亲人

 

2016年,在全国人口普查中,芜湖当地的派出所发现吴英的户籍信息存在异常——她没有身份证、户口本,也没有和“丈夫”结婚,无法在当地落户。询问中,她才说出自己的户籍所在地是在上海,还报出了父亲的名字和她年少时居住在青浦盈中乡的地址。

 

为核实人口信息,这名女子的基本信息传到了青浦公安分局香花桥派出所。民警夏倩、过伟中在核实时发现,吴英都极有可能是吴兴失踪20多年的女儿。

 

为了尽快确认两人的血缘关系,上海、安徽警方分别在两地收集吴英、吴兴的生物样本进行分析比对。但结果却让吴兴和夏倩陷入失望。两份生物样本信息比对结果为“未比中”。这也意味着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

 

“吴兴说的情况和当地警方提供的这名女子的信息重合度非常高,我在想比对过程中是不是有什么疏漏,我想再试试。”夏倩再次与安徽警方取得联系,并让对方发来的女方近照。

 

看到照片,吴兴更笃信这就是他的女儿吴英。虽然20多年没见面,但吴兴一直记得女儿脸上有一颗不太明显的黑痣,跟照片中的女子长在同一个位置。

 

再次与安徽警方取得联系后,夏倩的疑惑被证实。原来第一次送检时采集的生物样本信息从收集到最终化验,中间间隔了竟有近4个月之久。当地警方解释说,因为无为县地处偏远,不具备分析样本的能力。因此,从派出所收集到生物信息样本移送到县公安局,再送至芜湖市公安局,中间延宕了几个月。

 

“我觉得这些因素造成第一次比对的结果出现偏差。“为此,夏倩向上级领导申请,赶赴安徽芜湖到吴英家中进行生物信息采集。第二次收集的生物样本被送至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刑侦技术实验室进行比对。果然,比对结果证实吴英正是吴兴失散23年的女儿。

 

就在第二次比对结果出炉后不久,吴英的“丈夫”却不幸意外离世。这一变故,加快了吴英回家的脚步。2017年12月21日,吴英在青浦警方的护送下,携带子女返回青浦家中,与父母团聚。

 

“被列为失踪人口后,她在上海的户口就被冻结了。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她‘恢复身份’。”夏倩告诉记者,在派出所牵头下,民政、街道等部门相继介入,恢复了吴英的户口。她在安徽当地所生育的子女户籍及就学问题,相关部门正在进行磋商。

 

“谢谢夏警官和其他关心这件事的警察同志,没有他们的坚持和帮助,我可能再也见不到女儿了。”说着,今年66岁的吴兴眼眶开始泛红,“女儿在外面吃苦了,现在回来就好。”

 

吴兴祖孙三代重聚。

 

来源地址:14岁少女“私奔”22年终愿回家,父女生物信息竟不匹配?沪警方助一家三代节前团聚



图片

Contact ME